網路組新成員-李詩偉老師

Date 2008/11/14 16:00:00 | Topic: 珊瑚在網


這學期我們網路組又新增了一名新老師,老師本名是李詩偉,最重要的是老師之前也是畢業於中正網路組喔,接下來我們就聽聽老師對自己..............
文/李詩偉老師  校/小孟(96級)

這學期我們網路組又新增了一名新老師,老師本名是李詩偉,最重要的是老師之前也是畢業於中正網路組喔,接下來我們就聽聽老師對自己之前一直到目前的心路歷程的分享,最重要是歡迎老師又重新回到網路組的大家庭中,繼續一起打拼。


求學歷程其實沒甚麼特別的,或許比較有趣的事情是在研究所考試以及選擇研究所吧,我的數學向來很差,應該說差到不行,研究所考試一連串學校應試下來數學最高30分,中正以及交大都正好考26分,幸好其他各科都還可以,只是原本最想念的清華電機居然只考10分,可惜了要是一樣考20就上了,不過從這裡得到的教訓也讓我打定主意絕不做太學術以及要用到數學的研究。放榜後我到交大電子工程研究所報到,繳了畢業證書也找好指導教授,那年暑假正好有國外學者來台大辦短期課程,老師要我們先到台大去聽課,我那時邊聽課邊想,我下半輩子要做這個嗎,我對這個有興趣嗎,到了第三天我就回去交大要回我的畢業證書,當時系主任問說,你要改去唸哪一個學校?我回答中正大學電機所,我要去唸網路,系主任一臉不以為然的表情寫在臉上,他大概認為能跟他們競爭的只有台大吧! 

進了中正一開始是跟吳國棟老師,研一時我跟學長學弟們一起做過遠端讀錶系統,還得過微處理機競賽獎,這幾天看到樓下公佈欄發現這比賽到現在都還在辦,感覺煞是親切,博二以前我是負責做DS3板子的,後來吳國棟老師要我去幫吳承崧老師執行國科會計畫,順便做點比較理論的工作,畢業時算點數多少有點幫助,只是沒想到這次的順便又是一個轉捩點。

跟吳承崧老師開始做研究時,想到既然自己數學爛那當然是用模擬的囉,自此開始讀論文寫模擬,發現自己也蠻喜歡這樣的工作,尤其發現自己想到的點子在前不久的IEEE期刊上有其他研究人員發表一樣的方法時,十分雀躍,並且也開始對自己有信心。由於我做的題目適合使用最佳化的方法做研究,也發現自己看別人的數學模型並不吃力,才又重新認識自己,得知自己是那種需要有實際問題才能思考的人,以前學數學時由於沒有實際的問題使得我無法深入思考,應該說只是在記憶各種式子吧。漸漸的我從數學模型問題上得到了樂趣,發件一樣的問題,經過不同人的手上會有不同的模型,也因此影響解題的優劣,漸漸的我慢慢喜歡上使用數學來解決網路的問題。

1987年夏天我幾乎已經完成預定的工作,一共投稿了五篇期刊論文出去,對於能否畢業也比較踏實,我想散彈打鳥至少也被我打到一兩隻吧。有一天陳景章老師問說工研院在找人做SONET網路規劃,有興趣可以去那邊幫忙一起做計劃,吳老師也覺得不錯,可以去試試看,於是我就跑到工研院電通所網路組去應徵,後來也順利經過面試到工研院去當全時約聘工程師(那是好聽的名詞,正確應該叫做工讀生,或者應該叫領錢比較多的工讀生)。一開始遇到的工作是台鐵環島網路光纖規劃案,馬上拿出看家本領把這問題寫成數學模型然後把各種可行的方案拿來解一遍,找出最佳的建置規劃,老闆和客戶都覺得很不錯,所以阿學弟妹們,平時多努力一下總是好的,學校學的只是不知甚麼時候要用上而已。

2000年後我開始負責執行光通訊網路的計劃,目標在研發新的光通訊網路交換系統,由於之前並沒有從事任何相關的計劃,因此我和另一位同事先被送到Telcordia 去見習一下,我當然是負責網路層的部分,而我同事則負責最底層光訊號部份,在那邊我們看到了MONET計劃的成果,看到大型的研究計劃所帶來的研究與產業的成果,令我十分的興奮,雖然當時的我對下層分波多工技術仍然是個門外漢,不過當時跟我一起去的同事是光電所畢業的,基本功了得,那時也十分有趣,我是用問的在學,他是用看的在學。當時我們的計劃主持人是位美國人,剛開始他們以為我們跟之前國內某大研究機構來的人一樣,只是短期來跟著做觀光實驗的,也沒太嚴肅,不過我可抓住這機會不放,開了很多議題請他們來跟我們介紹,他們也發現這兩個小子是玩真的,也開始認真起來,每天早上找各個領域在做的人跟我們介紹他們的成果,下午我們在MONET實驗室跟著做實驗,後來我們回來之後,輾轉聽到計劃主持人很敬佩我們的態度和想法。這裡要講的經驗是,你的態度會影響別認怎樣看你,如果當初我們是抱著去觀光的心情,他們也不會太認真的對待。此外,我們的技術其實與國外的差距並沒有想像中的大,只要肯努力學很快就可以跟得上。

之後我爭取到一個前瞻計畫,負責推動一個全新的團隊執行光網路計畫,執行初期恰好交通大學楊啟瑞教授也對光通訊網路計畫很有興趣,於是便一起從事光網路的研究,並決定要建置一個多階層的光通訊網路,網路裏頭包含各種階層的交換機,從最粗的光纖交換機,到波長交換機到最細的光分封交換機等。一開始我們去詢問張繼昆博士要做出這樣的交換機需要多少時間,張博士的團隊是當時全球少數做過此類交換機的團隊之一,他為了讓我們有信心,跟我們說努力一點一年半勉強可以做到。計畫初期我們每星期開會,時常由中午開始到接近傍晚才結束,後來才知道人家都說我們這群瘋子每次開會只看到便當、飲料一直由助理往會議室送,就是沒看到人出來。就這樣我們九個月內不但把我們的第一代光分封交換機實現出來,我們並且把我們要做的其他交換機也一起完成,並且我們還在各個交換機上掛上了GMPLS控制器,可以動態的管控整個網路,完成當時全球第一套多階層光交換機實驗系統。

執行這個計劃之後我們團隊對於計畫經費的爭取幾乎是有了保障,工研院也以此為範本當程成與學界重要合作計畫執行方式的樣版,有一陣子我們實驗室常都要負責展示成果給外賓看,來的人從不懂光通訊的副總統、中研院院長,到專門做光通訊的IEEE Fellow們都有,真正能做成這樣計畫我自己認為有兩項重點1.對計劃的專注與2.有效率的團隊合作,尤其是對事情的專注尤其重要,我很慶幸當時我有一個很好的team裏頭有各任勞任怨的工程師還有個帶頭衝的楊老師,我身為計劃主持人我覺得我最大的貢獻是我確實地把環境弄好,我要求我的成員把目標放在把計劃完成,其他有任何干擾都由我扛,當時只要有上頭的長官要指派跟計畫不相干的事情給我的成員時都要看我的臭臉。那時我要做計劃又要做管理實在很辛苦,不過令我感到欣慰的是,計劃成員們都不負所託,把當時的計劃做到最好。幾年後認識IEEE 通訊協會總裁Nim Cheung博士,他覺得我們做得很多講的太少了,後來每次來台灣都念我們要多寫論文,別自己做得很高興,工研院長官們也覺得我們做事有餘推廣不足,我想這就是我們整個team的缺點。

其後幾年我提的計劃在同類型的計劃中計畫經費總是維持在前三名內,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提計畫時我們早已經做到一半了,當別人的提案是計畫構想的時候,我們的提案已經是做完架構設計和初步分析,並且已經想好要如何克服面對的問題。這期間我也一貫的保持盡量對工程師的干擾讓他們把時間放在刀口上,計畫上的材米油鹽盡量由我自己扛,不過我真正喜歡做的事是我自己下去做研究,而不是管理的工作,後來漸漸的我開始把棒子交出去讓自己回到我喜歡的研究工作上。不過這其實與工研院對工程師的規劃其實是相反的,院裏頭的風格其實是要人往管理階層走的。

主編要求我要交代為什麼要回來學校當老師,原因很簡單就是我真的喜歡做研究,而且希望能專心做研究,而在學校的一大優點就是研究上的自由度,在學校你可以選擇任何自己感到興趣且可以發揮的題目,不像在公司裏頭總是還是要被問到研發的技術要怎樣推廣賣錢。另外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可以跟吳承崧老師一起討論問題。網路組的同學都知道吳老師學問淵博,而且反應特快,和吳老師討論問題的過程本身就是一件很有趣味的事。

從我當學生起吳老師從不硬性規定我要做甚麼問題,在研究上給了我極大的自由度,我在外頭做事情之後也有些比較熟識且非常照顧研究生的老師,我發現有些老師會把題目甚至解法都想好之後才交給博士班學生做,結果常常博士生畢業之後無法自己解決問題。吳老師給我的訓練是只給大方向,其它我必須自己去找答案,再隨時跟他討論自己的發現,然後再繼續往前進,這樣的訓練使得我在外面做事面對到新的問題時並不害怕,如同從學校得到的訓練一樣,我可以自己找到一條路。我愛跟比較熟識的外校老師講,要他們給學生發揮的空間,即使學生一開始的方法與技巧都不是很好,只要有好的方向,努力朝前進,就會有收穫。

最後,我想給在學的學弟妹們一些建議,若是你是碩士班學生且不準備繼續念博士,那麼你應該要發展一項自己的專長,為未來進入職場做準備,在修課上基礎的網路課程不可少,這樣對電腦網路、電信網路以及通訊的原理才會有概念,出去之後即使面對新的議題,你也可以由基礎的概念做延伸,很快的進入狀況處理新問題。低年級博士班學生應該要打好基礎,多修一些理論的課程對未來的研究工作絕對有幫助,不要急著想畢業而做一些不太具發展性的小問題,這樣會把問題越做越小。

很高興能回到學校和大家一起研究學習,也歡迎學弟妹有任何問題找我討論,大家一起加油吧!





This article comes from The CN Journal
http://journal2.cn.ee.ccu.edu.tw

The URL for this article is:
http://journal2.cn.ee.ccu.edu.tw/modules/AMS/article.php?storyid=483